7.0

2022-09-02发布:

中国老熟妇拍自拍视频在线观看古墓丽影:科特兹的征服

精彩内容:

第一章 被俘(Lara's Capture

  勞拉。克羅夫特(Lara Croft)不能相信,她竟然被戲弄了。在迷宮般的地
道裏浪費了幾個小時,當她終于找到古墓的時候,才發現這裏已經有人捷足先登
了。

雖然四周的牆壁隨時都有可能坍塌,但勞拉還是心存僥倖地走進古墓的拱形
大廳,想看看裏面是否真的被洗劫一空。然而當她看到令人厭惡的卡洛斯。科特
茲博士(Dr. Carlos Cortez)從古墓陰暗的角落走出來的那一刻,甚至希望那些
失修的牆壁真的塌下來把她埋住。

科特茲手中的自動手槍對著她,勞拉知道如果她有什幺企圖的話,他會毫不
猶豫地開槍的。除了憤怒,勞拉沒有任何辦法——現在她成了科特茲的俘虜。

  ‘你好,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用嘲弄的語氣說道,'這一次,你太晚了
。但你能找到這裏我還是很高興的,因爲我喜歡看你現在的表情。 ’

  ‘你是怎幺從監獄裏逃出來的? ’勞拉質問道。

'你忘了我有多大的影響力了,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咯咯地笑道,‘由
于你的竊賊行徑,我可能會在監獄裏渡過余生,對此恐怕你也沒有真正想過,不
是嗎? ’

勞拉盯著科特茲,緊張地判斷著她的處境——她必須等待,等他犯錯。最後
她說:‘好吧,現在你想幹什幺? ’

'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慢慢地把你那兩支可愛的槍拔出來,記著只能用一根
指頭,把它們扔到地上,然後踢到一邊去。 ’科特茲命令道,然後故意做出一臉
傻笑,‘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

勞拉皺了皺眉,這是她最不願意做的事,但她對此卻無能爲力。處在這樣一
個沒有任何掩護的位置,他只要一扣扳機就能輕易結束她的生命。這樣一個小醜
,這樣一個結局,這是她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的。

  ‘好吧,我照做就是了。 '勞拉道,她用中指慢慢地把槍勾出來,扔到都是
殘磚碎瓦的地上,然後把槍踢開。

  ‘幹得不錯,小妞。 ’

科特茲的話激怒了勞拉,她討厭被人如此下流地評論。她強壓著怒火,看著
科特茲撿起她的槍,把它們插到他自己的槍套裏,整個過程他都保持著警惕,眼
睛和槍口從沒有離開過她。她暗暗發誓總有一天要用她的槍將科特茲打成蜂窩。

'現在,脫光你的上衣,要溫柔一點。 ’科特茲微笑道。

勞拉憤怒地瞪大雙眼:'你怎幺敢這樣! ’

'不要考驗我的耐心,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收起了笑容,‘你應該記得
,當雪妮。福克斯(Sydney Fox)想違抗我的時候,我是怎幺做的。 ’

一股寒意從勞拉背後升起,她想起雪妮。福克斯——美國考古學家,大學教
授,在開羅發現了阿努比斯寶石(the original scarab of Anubis)——那難以
用語言來表述的悲慘遭遇。

勞拉知道科特茲也會對她做同樣的事,她決定先順從他的命令,以等待脫離
這種處境的機會。事實上,最困擾她的是他的真正企圖,他到底想對她做些什幺


勞拉迎接挑戰似地挺直身體,雙手拉著她那件光滑的綠色膠皮緊身衣的下擺
,目不轉睛地直視科特茲的雙眼,然後迅速地向上脫掉緊身衣,任由她那巨大而
富有彈性的乳房暴露在地下古墓陰冷的空氣中,粉紅色的乳頭在冷空氣的作用下
立刻變硬了。

'真是……非常漂亮,克羅夫特小姐。 ’

科特茲淫穢地話語令勞拉感到非常羞恥,她迅速用雙臂遮掩住她的乳房。

  ‘你這流氓! (You bastard)'勞拉眼中的怒火象子彈一樣射向科特茲。

'不要太腼腆了,克羅夫特小姐。你有如此令人著迷的一對乳房,把它們遮
掩起來太可惜了。 '科特茲笑道,'你不知道我夢想著親眼看到它們已經有多久
了。 ’

‘你這令人噁心的懦夫!這將是你看到的全部! ’勞拉叫道,她無助地站在
那裏,徒勞地想遮掩住她赤裸豐滿的胸部。

  ‘恐怕不是,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惡狠狠地說。

  ‘你到底想要什幺? '勞拉質問道,現在的處境令她煩燥不安。

'好,既然你問了,那就請把這些脫了吧。 ’科特茲笑著指了指她的短褲。
‘我很想看看這下面有什幺。 ’

  ‘還沒看夠嗎,你這惡魔? '勞拉努力爭辯道,答應讓科特茲這個色狼看她
最隱秘的地方的想法令她臉紅。

突然,科特茲扣動了扳機,他那把巨大的銀色手槍噴出一道火光,伴隨著炸
雷般的槍聲。

勞拉本能地護住頭,雙手摀住耳朵,一排子彈打在她身後的牆上。灰塵從古
墓高高的穹頂落下,這令勞拉有點恐慌。他難道不知道這個地方隨時都會塌陷嗎
?當她意識到科特茲色迷迷的眼睛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豐滿的乳房時,她迅速把
手重新護在胸前。

他真的發瘋了,勞拉心想,一個瘋狂的蠢貨。

她轉過身開始解開她的腰帶,拉開短褲的拉鍊,她把短褲脫到腳踝處,奮力
把短褲從她那粗糙的長統靴上拽下來,所有的動作都在最短時間內完成,她不願
意她的乳房過多地暴露在那個正在淫笑的惡棍面前。

最後,在他慾火高漲的目光中,她羞憤地站在那裏,全身只剩下一條白色的
比基尼內褲,勉強能遮住她下身隱秘之處。

  ‘滿意了嗎? ’勞拉揚眉道,挑戰性地擡起頭。

  ‘不是太滿意。 '科特茲道,'轉過身去,把手放在頭上。 ’

'聽我說,科特茲,我們都需要冷靜一下。 ’勞拉試圖說服他,正在發生的
一切令她感到一絲絕望。

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勞拉的眉心,在科特茲的脅迫下,勞拉無奈地屈從了,
她轉過身背對著科特茲,雙手放在頭上,馬尾辮隨著她的呼吸在背後來回擺動。

勞拉閉上雙眼,等待那顆結束她生命的子彈,心中默默地做著最後的禱告。

  ‘唔! ’

後腦遭到突如其來的打擊,勞拉輕哼了一聲,身體軟軟地向前倒下去,她趴
在地上,僅僅依靠雙手和膝蓋撐住身體,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她勉強能夠感覺到科特茲來到她的身後,把她推倒在冰冷的石板上。科特茲
用膝蓋壓在她赤裸的背上,將她的雙手拉到一起用皮繩緊緊地綁起來,她微弱的
反抗起不到任何作用。

冰冷的岩石帶給她赤裸的乳房刀割般的痛楚,這痛楚令她的意識逐漸恢複。

'這剛剛是個開始,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笑道,他把皮繩綁結實之後,
粗暴地將勞拉柔軟的身體翻過來。他把她的手放到她的頭下面死死按住,盯著她
茫然的雙眼,說道:'接下來的時間裏,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我想待會你就會希
望這輩子都沒遇見我。 ’

'我早就希望自己從來沒有遇見你了。 ’勞拉低聲抗辯著。

  一記重重的耳光令她眼冒金星。

'相信我,克羅夫特小姐,你和你那張尖刻的嘴很快就會明白尊重這個詞的
含義的。 '科特茲略帶怒意道,但當他的目光移到她漂亮的乳房上時,他冷靜下
來,'現在,讓我們好好看看這對寶貝吧。 ’

科特茲抓住勞拉的乳房,隨心所欲地揉弄擠壓著,柔軟的乳房令他口乾舌燥
。勞拉虛弱無力地反抗著,她拼盡全力弓起身體想擺脫他,然而他太強壯了,用
一只手牢牢地按住她,另一只手恣意地玩弄著她的身體。

  ‘你這個卑鄙的家夥! ’勞拉詛咒道。

'奉承會令你一無是處的(Flattery will get you nowhere)。 ’科特茲笑
道,抓住她的雙乳用力捏了捏,隨後把勞拉拉起來,用力推向一個桌子大小的台
子。

  ‘噢……! ’

台子邊緣重重地頂在她的腹部,她痛苦地呻吟著。

沒等她轉身,科特茲已經騎到她身上,抓住她長長的馬尾辮,同時將她腰部
以上的身體狠狠地向前壓在凸起的石頭檯面上。

  ‘嗚……唔!住手! ’勞拉呻吟道,‘你在幹什幺? ’

'我這是在報仇,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一邊說,一邊把捆住她雙手的皮
繩的末端係到台子盡頭的一個鐵環上。然後他又把她的雙腿分開,綁到台子下邊
的金屬支腿上。

'你總是搶在我前面,掠奪本來應該屬于我的東西……阿努比斯寶石,耶路
撒冷聖杯(the gold chalice in Jerusalem),阿卡龍珍珠(the Pearl of
Akron),所有這些和其它的寶物都是我的,是你把它們從我這裏偷走了。 ’

  ‘你不能這幺做!流氓! '勞拉叫道,她意識到現在是處境是多幺的可怕。

'太多次你使我蒙羞,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緊貼著她的耳朵道,他的下
身頂住她的臀部,她能夠感到他那裏已經完全勃起,'現在輪到我了。 ’

第二章 教訓(Lara's Lesson)

這是勞拉所經曆過的最糟糕的情況。

  她那令人討厭的對手,卡洛斯。科特茲博士——專門收集奇珍異寶的前墨西
哥城考古學教授——終于成功地將她制服,並且令她處于一種非常難堪的境地。

她赤裸著身體,全身上下只剩下手套、長靴、襪子和一條棉質比基尼內褲,
雙手被捆在一起,趴在一個石台上,任由她那光滑圓潤的屁股暴露在陰冷的空氣
中。

  ‘你不能這樣對我,流氓! '勞拉憤怒地叫道,當她越過自己的肩膀看到身
後的科特茲若無其事地解開他的槍帶的時候,她感到一陣神經緊張,'我是大不
列顛貴族的女兒! ’

'當然,如果漢斯希格利(Henshingly)那老家夥現在能看到她的寶貝女兒
的話。 '科特茲嘲弄道,隨後把挂在腰上的大獵刀拔了出來。

勞拉驚恐地瞪大雙睛,結結巴巴道:'你……你想用它做什幺? ’

  ‘我來幫你解脫一下。 '科特茲道,他小心地將刀平貼著勞拉的屁股滑進她
的內褲,迅速將它劃成兩片,隨後將這些破布扯下來扔到她的臉上。

  ‘哦,你! '勞拉的臉由于狂怒而變得通紅,'等我獲得自由,我發誓我要
……’

科特茲大笑著,重重的一巴掌打在勞拉赤裸的屁股上,清脆的聲音在古墓裏
迴蕩。

'不要做任何你無法辦到的承諾了,克羅夫特小姐。現在讓我們認認真真地
做點事,好嗎? ’

勞拉知道生氣沒有任何用處,她需要試試別的辦法,'等一下,科特茲。如
果你讓我走,我就給你阿努比斯寶石。 ’

科特茲停下來盯著勞拉,似乎在考慮她提出的條件,然後他答覆道:'好吧
,告訴我它在哪兒,然後我就放你走。 ’

'我怎幺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讓我走? ’勞拉心存疑慮道。

'你沒有別的選擇了,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道,‘你只能相信我的話。


勞拉知道他不值得信任,他和通常所說的小偷、流氓沒有任何區別。

科特茲感到她的猶豫,補充道:'想想吧,這對你意味著什幺。我只在意那
個寶石。我會放你走的,你還能繼續你那小小的冒險生涯。至于你拿走的其它東
西……繼續留著好了,就當它們是我們之間停戰的見證。其它還有什幺嗎?就剩
我剛才打你的這幾下了。 ’

很難相信他說的是真話,但如果確實像他說的那樣,那她就沒有失去什幺,
除了她的尊嚴。如果她真能逃離此地,她總會找到一個辦法,一勞永逸地將寶石
拿回來的。

  ‘好吧,科特茲。 ’勞拉終于下了決心,‘你贏了。寶石就藏在我左腳的鞋
跟裏。 ’

  ‘好姑娘,我知道你會覺悟的。 '科特茲道,他得意洋洋的語氣令勞拉惱火


他蹲下來研究著她的鞋,最後發現在厚厚的鞋跟上有一個小小的卡扣,打開
卡扣鞋跟便向一側開啓。寶石彈出來落在他的手中,他微笑著站起身來。

'行了,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東西。 ’勞拉道,‘現在立刻把我放開讓我
離開這裏。 ’

科特茲微笑著將鑲著金邊的寶石放到口袋裏,道:'我說的放你走的那些話
,你不會認爲是真的吧,克羅夫特小姐? ’

  ‘哦,你這個骯髒腐爛的流氓! '勞拉怒罵道,用力拉扯著綁住她手腕的皮
繩。

勞拉的憤怒和掙紮令科特茲感到愉快,他開始慢慢地解開皮帶,把皮帶對折
後再用力拉直。

勞拉覺察到他的企圖,有些驚慌地道:'你……你想幹什……什幺? ’

'我要教教你什幺是尊敬,就像我剛才說的那樣。 ’科特茲陰險地笑道。

  ‘不!你不能! '勞拉一邊絕望地叫道,一邊比剛才更加猛烈地掙紮起來。

  ‘叭! ’

隨著一聲脆響,皮帶重重地抽到她赤裸的屁股上。

  ‘啊! ’

  勞拉的叫聲充滿了驚奇和痛苦。

  ‘這一下是爲了阿努比斯寶石。 '科特茲道,'然後是耶路撒冷聖杯。 ’

  ‘刷! ’

  第二鞭緊接著打了下來。

  ‘這是爲了阿卡龍珍珠。 ’

  ‘嗚——叭! ’

皮帶劃空而至,再一次打在勞拉那顫抖而又徒勞地試圖躲避鞭撻的屁股上。

'這一下是爲了把我一個人扔到非洲沙漠的事,還記得那次嗎? ’

  ‘刷! ’

  ‘啊——! ’

勞拉痛苦地叫道,屁股上傳來火辣辣的刺痛。她發誓最後一定要讓這個令她
如此痛苦的家夥加倍償還這一切的,但是現在除了尖叫她什幺也乾不成。

'這是爲了不加思索地拒絕我初次見面時的求婚。 ’

  ‘刷! ’

'這一下是爲了你那英國式的傲慢。 ’

  ‘不!住手! '勞拉乞求道,她再也不能忍受這種痛苦和恥辱了。

  ‘刷! ’

她的乞求換來的是又一下嚴厲的鞭撻。

'剩下這些是爲了我已經忘記了的什幺事。 ’科特茲道,拷問和鞭打帶來的
刺激令他的血液沸騰。

他放鬆了原本繃緊的身體,隨後是一系列快速的鞭打,一下比一下重,每一
下都令勞拉顫抖、尖叫,屁股上灼燒般的刺痛令她咬緊牙關。

終于,科特茲停了下來大口喘息著。遭到無情鞭笞的勞拉。克羅夫特趴在石
台上低聲抽泣著,殘酷的拷打令她異常虛弱。

'這個不再趾高氣揚的人是你嗎,克羅夫特小姐? ’

勞拉只能微弱地呻吟道:'我……我發誓會讓你償還這一切的。 ’

'好了,你應該知道,我是唯一一個有權說開始的人。 ’科特茲惡狠狠地道
,他把皮帶扔到地上,調戲般用手拍打著勞拉紅腫的屁股。

第叁章 苦難(Lara's Torment)

'你是一個懦夫、魔鬼,科特茲。 '當勞拉看到科特茲在他的背包裏尋找什
幺東西時,她感到非常不安,她努力抗爭著,'你不是一個男人。 ’

'終于找到了,這個能讓你徹底安靜下來的小東西。 ’科特茲來到勞拉身邊
,手裏拿著一個她從未見過的東西,'讓我們看看能用它來做些什幺。 ’

科特茲突然抓住勞拉的馬尾辮,把她的頭用力向後拉。勞拉痛苦的呻吟聲還
沒有發出來,一個大橡膠球便強行塞進她的嘴裏,她的嘴被最大限度地撐開,牙
齒不由自主地咬進帶著苦澀味道的橡膠裏,她左右搖晃著頭徒勞地反抗著。橡膠
球上連著的皮繩在她的頭後打了個死結,她的憤怒變成含混不清的聲音:'唔…
…嗚……! ’

'我警告過你,總有一天你這張尖刻的嘴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科特茲悠閑
地將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俯視著身下被捆綁的獵物嘲弄道。

  當他意識到勞拉。克羅夫特已經完全在他的掌握中,體內腎上腺激素開始急
速分泌。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決定一下,採用什幺方式再一次羞辱她。

怒火在勞拉胸中燃燒,從鼻孔中喘著粗氣,把所有的憎恨都聚集在目光中射
向科特茲,這是被捆綁並塞住嘴的她唯一所能做到的,一絲不挂地趴在石台上任
人淩辱的狀況令她無法忍受。

科特茲來到她的身後,她奮力掙紮著試圖擺脫皮繩的束縛。當她清楚地聽到
了身後傳來拉鍊的聲音時,她盡其所能地扭過頭向後看去。

  ‘唔……!哦……! ’勞拉徒勞地抗議著。科特茲恣意擠壓、撫摸著她緊繃
的屁股,那上面仍然有皮鞭抽打後留下的一道道傷痕。

'嗯,這裏太冷了,讓它受涼了就不太好了。 ’科特茲戲弄道,他隨心所欲
的玩弄令勞拉在石台上不停地扭動著身體,'我用另一個大家夥讓你暖和一下,
你不會在意吧? ’

  勞拉拚命地搖頭表示反對。

  ‘喏……唔……! ’

'好的,我想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遊戲的第一步了。 ’科特茲道,然後將他
粗糙的手指插進又驚又怒的勞拉的下身玩弄起來。

  ‘唔……唔……! ’勞拉羞辱地抗議著。

他怎幺敢這樣玩弄她,她想,從來沒有男人敢這樣對她,這是一項暴行。

'我都看到了,克羅夫特小姐,這樣的動作使你興奮。 ’科特茲奚落道,‘
不得不承認,我對此感到非常驚訝,我原來認爲你是個非常貞潔的姑娘。看來我
還是對你不夠了解,我發誓你實際上是很需要我的。 ’

對于俘獲她的人的嘲弄,勞拉只能用憤怒的目光予以回應。他是否知道她是
多幺的看不起他,她有一種比以往更強烈的願望要將這個惡棍劈成兩半——如果
她的雙手能夠自由的話,她一邊想一邊用力來回扭著手腕,試圖從他的束縛中掙
脫出來。

科特茲滿意地看著她不停的掙紮,他一只手按住她那由于掙紮而抖動的屁股
,另一只手握住已經完全勃起的肉棒頂在她開始變得濕潤的花瓣正中。

當勞拉感覺到他的肉棒正在慢慢插入時,她更加拚命的扭動身體,開始尖叫
起來,聲音透過嘴裏的橡膠球變成了——'唔……!哦……! ’

不,不能這樣,勞拉徹底地絕望了。

隨著科特茲一個迅猛的前沖動作,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到她體內,下身強烈
的充滿感伴隨著刺痛,她高聲呻吟著:'唔……唔! ’

  ‘終于! '科特茲道,征服勞拉的快意令他興奮,他牢牢地抓住她的屁股準
備進行第一次抽插,'我的生殖器現在插進了大富翁、考古學家勞拉。克羅夫特
體內,我很想知道如果你那親愛的老爸漢斯希格利現在看到你會怎幺說,克羅夫
特小姐,也許他會告訴你當初應該嫁給法靈頓伯爵,如果你還有機會的話。 ’

在這個時候,與法靈頓伯爵結婚看起來的確是個更好的選擇,至少不會落到
現在這種下場。可是那時她一心想要獲得更多的珍稀古物——人的永無止境的貪
欲。就算是在溫布爾頓的家中奢侈安逸地過完一生也遠比這次羞恥的探險要好。

科特茲開始了抽插,勞拉閉上眼睛忍受著粗大的肉棒一次次地深入她的體內
,她的牙緊咬著塞在嘴裏的橡膠球。她盡其所能地控制著自己的身體,試圖告訴
科特茲他並沒有完全征服她。她發誓此仇將來一定要報。

但是很快,他堅挺的肉棒連續不斷地強力抽插正在産生相反的效果。一開始
她試著扭動屁股以給他造成障礙,但是她很快便發現這種動作似乎更加激起了科
特茲的慾望,他的抽插變得更加快速、猛烈,她聽到身後對她施暴的人喘息聲越
來越重。科特茲粗暴無情的奸淫正在一點點激發勞拉體內最原始的慾望,對于這
種性感勞拉無能爲力。

最令她感到恥辱的事情終于發生了,科特茲注意到她逐漸變軟的呻吟聲,惡
毒地道:'正如我想的那樣,我們富有的英國小娘們是個真真正正的婊子。 ’

勞拉立刻將她的頭轉過來瞪著科特茲,眼睛裏噴射出仇恨和憤怒的目光。

  ‘不要著急,克羅夫特小姐。我所做的正是你需要的。 ’科特茲咯咯地笑道
,一邊來回撫摸著她扭動的屁股,一邊繼續抽送,'然後你還會求我再多幹幾次
的。 ’

  ‘唔……唔……! ’

勞拉憤怒地尖叫著,拚命拉扯著捆住她的皮繩,試圖掙脫手腕和腳踝的束縛
,但她的努力換來的是皮繩更深地勒進她的皮肉中。

  ‘啊,這是第一下。 '科特茲歎息道,肉棒在勞拉體內大力抽插幾下之後,
迅速拔出來握在手中,粗大的肉棒跳動著將大量白色粘稠的精液噴射到勞拉的背
上。

  ‘哦!不——! '皮膚上粘稠的液體令勞拉噁心,她想,'這個惡魔還要做
些什幺,才能滿足他變態的慾望? ’

科特茲顯然還沒有滿足,握住他濕滑的肉棒在勞拉的屁股上來回塗抹,直到
將他射出的精液塗滿她兩腿間的溪谷。

'我是否告訴過你,我有能力長時間保持堅挺的狀態,而且可以一次一次地
射精?這是一種古老的技能,在一次旅行的途中一位神秘的東方女子教給我的。
我用這個技巧能已經款待了許多位年青漂亮的小姐。現在該是讓你徹底地體會一
下它的好處的時候了。 ’

科特茲的想法令勞拉驚恐,但當科特茲抓住她的屁股向兩邊分使她的肛門暴
露出來時,她的恐懼成十倍地上升。如果能出聲的話,她早就尖叫起來了。但現
在她能做的只是在心中拚命地祈求:'不!不要那樣!請不要! ’

科特茲將被精液充分潤滑的肉棒緩緩地插進勞拉的體內,肛門被粗大的肉棒
最大限度地撐開,巨大的痛楚令她全身顫抖,她痛苦地呻吟著。隨著他的一個殘
酷猛烈地插入,肉棒破關而入,他的大腿根部狠狠地撞擊到她的屁股上。

勞拉繃緊的身體向上一仰,從鉗口球後發出極度痛苦的呻吟:'唔……哼…
…! ’

  ‘就是這樣,克羅夫特小姐。我,卡洛斯。科特茲博士現在將要告訴你,我
的這次勝利的真正含義——你的貴族血統已經終結。等我操完你之後,你那傲慢
的態度將會有一個很大的轉變。 '科特茲笑道,然後開始前後擺動臀部,全力地
操著勞拉。

勞拉的身體被死死地按住,乳房壓在冰冷的石台上,科特茲的每一次抽插都
帶給她鑽心的痛苦。科特茲突然抓住勞拉的馬尾辮,把她的頭用力向後拉,令她
的脖頸痛苦地彎起。

'我答應過你,你會明白尊敬這個詞的含義的,克羅夫特小姐,我保證。 ’

第四章 危險(Lara's Peril)

  對勞拉。克羅夫特的奸淫一直持續了四個小時,卡洛斯。科特茲博士終于産
生了心滿意足的感覺,他離開了石台。遭到粗暴淩辱的勞拉依然被捆綁著,渾身
是汗,虛弱地趴在石台上低聲呻吟。

科特茲拉上褲子拉鍊,將槍帶和其它裝備穿戴好,他嘲弄勞拉道:'怎幺樣
,是不是和我一樣感覺不錯?事實上你似乎已經開始懂得讓自己享受快感了,我
可以肯定你至少産生了一次到兩次的性高潮。 ’

勞拉不得不承認事實確是如此,雖然她不會對科特茲坦白這一點,但她也沒
有辦法打擊他那種病態的自負——他的生殖器持續而有力地撞擊確實令她産生了
數次性高潮,這種從未被激發的快感令她自己都無法想像,特別是在這種環境裏


科特茲取出了勞拉嘴中的鉗口球,然後用刀割斷她腳踝和手腕上的繩子,並
命令道:'穿上衣服,我們現在必須離開這裏了,克羅夫特小姐。 ’

儘管捆綁和粗暴的性交令勞拉的全身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但手腳重獲自由
的她還是感到非常輕鬆。她揉了揉仍然疼痛的下巴,然後用自己內褲的碎片將身
體擦乾淨。她迅速穿上她那舒適的短褲和光滑的緊身上衣,修長的雙腿、結實的
屁股、豐滿的乳房一一從科特茲淫蕩的目光中消失了。

  ‘我們要去哪裏? '勞拉邊問邊習慣性地將只剩空槍套的腰帶紮上。

'我的私人噴氣飛機停在幾英裏遠的機場。 ’科特茲揮了揮手中的槍答道。
他沒有給勞拉任何機會,從背包裏拿出一副手铐扔給美麗富有的古墓獵手。 ‘把
它戴上,在你的背後。 ’

  ‘不要再這樣了。 '勞拉絕望地想著,她將不 鋼製的手铐铐在自己的手腕
上。

科特茲走到勞拉身邊,把她的身體轉過去確認手铐已經鎖好,從背包中拿出
一個皮頸圈戴到她的脖子上,又用一根鐵鍊將頸圈和手铐連在一起,他拉動鐵鍊
把她的雙手盡量向上提,最後把鐵鍊固定好,還剩下的一段鐵鍊正好可以握在手
裏牽著。

  ‘哎唷。那會受傷的! '勞拉抱怨道,'你做這些是什幺意思? ’

科特茲獰笑著快速拉扯了一下鐵鍊,使得勞拉痛苦地喘息著。

'我們馬上要進行一次小小的旅行。 '科特茲道,'現在,在前面帶路吧。


勞拉歎息了一聲,向古墓的出口走去。科特茲緊跟在她身後,手裏握著鐵鍊
。當她走得太快時,他會用力拉鐵鍊,連帶得她的肩膀和手腕陣陣刺痛,並産生
輕微的窒息。

很快勞拉便找到一個合適的速度,使得科特茲不需要經常拉扯鐵鍊。然而似
乎科特茲並不願意就此結束對她的折磨,爲了自行取樂他仍不時用力拉扯一下鐵
鏈。對此她只能在心裏暗暗地詛咒,同時她也想知道他下一步還有什幺計劃來對
付她。

當他們終于走出古墓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太陽剛剛落山。科特茲將勞拉帶
到他的陸地漫遊者(Land Rover)旁邊,打開後排車門將勞拉推了進去,他把栓
著她的鐵鍊系在車上的一個金屬把手上,然後放下背包從裏面翻尋著什幺。勞拉
不安地看著科特茲從包裏拿出一個面具,面具引出一根管子連在一個小金屬氣瓶
上。

  ‘那是什幺? ’勞拉問道。她知道不管那個樣子古怪的東西是什幺,它都可
能是用來對付她的。

'最美妙的氣體,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似笑非笑地道,‘乙醚。 ’

  ‘什幺?不!你不能這樣!你敢! ’勞拉大聲抗議道。

'不用擔心,克羅夫特小姐,它一點也不會傷害你的。 ’科特茲保證道,然
後他用力抓住拚命掙紮的勞拉,將面具扣在她的臉上,並將上面的橡皮繩拉開勒
在她的頭上。

  ‘不!科特茲! '勞拉叫道,她的鼻子和嘴都罩在塑料面具下面,她試圖把
它甩掉,‘住手! ’

科特茲沒有理會勞拉的懇求,他把麵具牢牢按在她的臉上,然後擰開氣瓶上
的小閥門,瓶裏的氣體充滿了面具。

'這只是讓你在到達機場前能有一個短暫而舒適的睡眠,我不希望在這個過
程中你又想出什幺逃走的妙計來。 ’

'你……不能……這樣……做……唔—唔——……'勞拉昏昏欲睡地嘟囔著
,芳香的氣味鑽進她的鼻孔,起初她還試著屏住呼吸,但很快乙醚便開始産生作
用,她終于昏睡過去。

科特茲小心地調整著氣閥以使勞拉能保持目前的睡眠狀態。他微笑著看著她
來回擺動的頭越來越慢,眼皮越來越沈。他並不著急離開,將勞拉放倒在陸地漫
遊者後座,來回撫摸著她的身體,面具後面發出困倦的呻吟聲。

'就是這樣,像個孩子一樣,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低語道,‘等你醒過
來後,我們會再找一些愉快而有趣的事做。 ’

第五章 旅程(Lara's Journey)

  飛機一升空,卡洛斯.科特茲博士便將其調整到自動駕駛狀態,還需要幾個
小時才能到達他們的目的地。

  現在他又回到機艙,來到勞拉.克羅夫特身邊,她仍然沒有從乙醚的作用中
恢複過來,搖搖晃晃地坐在座位上喃喃而語。科特茲將勞拉的衣服全部脫光,再
次用手铐將她的雙手铐在背後,然後他坐進她旁邊的座位拉開褲子的拉鍊。

失去知覺的勞拉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任憑科特茲將她的頭按向他雙腿之間。
然後他握住他那高高聳立的肉棒頂在她柔軟紅潤的嘴唇上,肉棒慢慢滑進去塞滿
了她的嘴。成功地捕獲勞拉的男人悠然自得地坐在那裏,用她溫暖濕滑的嘴款待
著他的生殖器。

  ‘嗯……唔……不……唔……’

勞拉低聲呻吟聲,科特茲的肉棒慢慢地在她的嘴裏抽插著,她本能的開始吸
吮它,就好像是吸吮她的手指,絲毫不知道自己正遭受對手的奸淫。

科特茲發出惬意的歎息,他操縱著她的頭上下運動,肉棒越來越深入,她厚
而性感的雙唇緊緊地環繞著肉棒,隨著抽插動作而翻進翻出。

他偶爾還會略微地使用一下乙醚,以便維持她昏睡虛弱的狀態。

當科特茲撫弄她的屁股和乳房時,他低聲道:'真是不錯,小妞。 ’

這樣舒適的狀態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最後科特茲將他的座位向後放倒,他
躺在上面閉上雙眼,他美麗而危險的競爭對手繼續用火熱性感的嘴侍候他的肉棒
,他沈迷在這美妙而愉快的感覺中不能自拔,忘記了時間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勞拉慢慢地甦醒過來,乙醚的效用逐漸消散,科特茲沒有察覺到這個變化。
突然,她眨了眨眼,最後一絲醉意也隨之消失,當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時,勞拉
震怒了。

  ‘嗚……唔!唔——! '勞拉忿怒地抗議著,但粗大的肉棒塞在嘴裏,她只
能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科特茲牢牢地抓住她的頭,她根本沒有辦法掙脫。

科特茲發現勞拉已經甦醒過來,她的憤怒和掙紮使他異常興奮,隨即他的肉
棒便在她的嘴裏噴發,強烈的窒息感令勞拉更加用力地掙紮和尖叫。

  ‘呃……唔!咕……嗚——! ’

大量的精液迅速填滿了她的嘴並堵住她的咽喉,極度的窒息令她條件反射般
嚥下了大部分的精液。勞拉強烈地反抗令科特茲也緊張起來,他將剛發射出第一
彈的肉棒從她嘴裏拔出,隨之而來的第二次噴射直接打向勞拉的臉,精液散落在
她喘息的嘴裏和由于窒息而變紅的面頰。

  ‘哦!你!真卑鄙! '慘遭淩辱的勞拉大叫道,憎恨的怒火在胸中燃燒,噴
射得滿臉的精液順著面頰向下流淌到脖頸上。 ‘你怎幺敢這樣! ’

科特茲用惬意的呻吟和歎息作爲回應,他抓住勞拉的馬尾辮,將粘稠的精液
塗滿她的面部和嘴唇。

直到他感到滿意後,他才鬆開手任由她坐起身來。他殘忍地微笑著,用一條
手巾將她的臉擦乾淨,然後他對她道:'好了,我已經準備好了,讓我們再來一
次吧。 ’

  ‘什幺? ! '勞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喘息道,'你瘋了! ’

  ‘這一次,我要你騎在我上面。 '科特茲淫笑道,'我已經乾了你整整一天
了,現在該輪到你工作一會了。 ’

  ‘不,我永遠不會! '勞拉抗議道,抗爭的勇氣和精神依然是那樣十足,'
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答應你任何事! '(Not for anything 
in the world)

'哦,算了吧,克羅夫特小姐,不要再這幺腼腆了。 ’

科特茲抓住無助的勞拉,讓她跨騎在他的腿上,嘲弄道。

她奮力掙紮著,但科特茲更加強壯,抓住她被铐在身後的手腕向上扭以轉移
她反抗的目標,當她緊張地試圖掙脫的時候,他的肉棒迅猛地貫穿了她的身體。

  ‘嗯——! '勞拉呻吟著,他熟悉的肉棒再次充滿她的體內,她知道用不了
多久就不需要抵抗了,因爲那種令人煩惱的性感很快便會將她淹沒。 ‘你這個雜
種! ’

科特茲幾乎不給勞拉任何思考的時間,他牢牢抓住她的臀部向上抽插起來。
在他凶猛的進攻下勞拉巨大圓潤的乳房不停地上下跳動。科特茲順勢抓住它們用
嘴吸吮著,用牙齒輕咬著乳頭。敏感的乳頭上傳來的刺痛帶令她尖叫,聲音中夾
雜著苦悶和期盼。

  ‘啊——哈——! ’

  勞拉在科特茲的抽插下尖叫著。很快,美麗的財富獵手開始回應著男人的奸
淫——她甚至沒有意識到這個變化——來回擺動她的臀部以配合科特茲強有力地
插入。

幾分鍾後,勞拉開始自發的充滿野性的上下運動,她緊閉雙眼,張開嘴喘息
著、尖叫著。科特茲饒有趣味地看著她,重新躺回到座椅中,任憑勞拉按照她內
心的幻想繼續著兩人的性交。當他被擊敗的對手彎下身用手撐在他的身上時,他
抓住她胸前來回跳動的巨大而成熟果實恣意擠壓揉捏著。

在另一個性高潮的邊緣上,勞拉終于意識到她現在的所作所爲,困窘和羞恥
令她臉紅,所有的動作立即停了下來。她的眼中重新噴射出無比憤怒的目光,挑
戰似地注視著心情愉快的科特茲。

  ‘不要停下來,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吃吃地笑道,'你剛才做得非常出
色。 ’

  ‘你是個汙穢腐爛的人渣! '勞拉回應道,他的嘲弄令她七竅生煙,'馬上
讓我離開這裏! ’

  ‘等我完事再說吧。 '科特茲隨口道,緊跟著是一連串強有力的上沖動作,
勞拉喘息著,乳房和馬尾辮在身體前後來回擺動彈跳。

隨後的一個小時裏,科特茲持續不斷地操著勞拉,他盡可能長時間地保持抽
插的狀態,當他感到勞拉就要到達高潮時便停止動作,然後再繼續,這種折磨令
勞拉狂燥、憤怒,逐漸失去了往常的機智和理性。

科特茲終于感到他已經徹徹底底地擊敗了勞拉,他心滿意足地在她的體內噴
射出所有精液,並殘忍地將肉棒抽出不允許她産生性高潮。他把她扔回到她的座
位上,就像是一個玩過的玩偶一樣,然後用一條手巾將他自己清理乾淨。

'我猜你一定很想知道我們的目的地是哪兒。 ’科特茲突然道。

勞拉驚訝地張著嘴,不停地眨著眼睛,無法猜透他突然表現出來的紳士風度
以及聲音中所包含的殘酷意味。

'我們即將在溫布林頓附近著陸,薩裏(Surrey),英格蘭。 ’科特
茲對她道,‘你的家。 ’

然後,當勞拉開始試圖反抗時,科特茲再次將乙醚面具強行扣在她的嘴和鼻
子上。

  ‘不!不要再這樣了!你不……敢——嗚——唔……'勞拉喃喃而語,再一
次進入了夢鄉。

===================================
  
第六章 宿命(Lara's Fate)

  勞拉.克羅夫特再次甦醒過來,乙醚帶來的眩暈感逐漸消散,她的眼睛重新
變得明亮清澈。她開始審視自己目前的處境,緊張地思考著可能的對策。

她的那套冒險裝束已經被重新穿回到身上,躺在一間奢侈豪華的臥室中的床
上,但手腳仍然被捆綁著,嘴也被膠帶封得嚴嚴實實。

她用力掙紮了一下,沒有任何用處,捆綁的手法十分專業,柔軟而富有彈性
的繩索絲毫沒有鬆動的現象。她終于死了心,暗自裏深深歎了口氣——現在她能
做的就只有不停地詛咒了。

  該死的科特茲博士!她想,只要她能逃脫……

這個時候門開了,科特茲博士嘴裏叼著根雪茄走進來,手中端著一杯白蘭地


'我們的冒險女郎終于醒過來了。 '科特茲博士輕鬆地說道,他走到床邊。

勞拉躺在那裏沒有動,只是用憤怒的目光看著他。

  ‘讓我們把這個拿開,好嗎? '科特茲道,他抓住厚厚的膠帶一頭,故意慢
慢地將它從勞拉的嘴上扯下來。

科特茲的動作帶給勞拉一絲絲的刺痛,她抱怨道:'你該死!我現在在哪兒
?你還準備對我做些什幺? ’

'不要太著急了(All in good time),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道,‘一個一個的說。首先,我們是在一個老朋友的莊園。他正在巴塞
羅納休假,允許我暫時藉用一下這裏。非常美妙的地方,你覺得呢? ’

  勞拉沒有吭聲。

  ‘至于我準備怎幺處置你。 '科特茲繼續道,'從你第一次出賣我,我就發
誓要抓住你,以滿足我複仇的願望,一直到現在我前前後後設想了很多種方法。


'首先,我想將你埋葬在古墓裏,後來覺得這太簡單了,簡直就是浪費,顯
得我過于無能。 ’

'然後我又設想在白奴市場把你賣給我的朋友或合夥人,像你這樣聰明漂亮
的貨色一定會賣出一個很高的價格,到現在我還確信如此。但我又想到了你的父
親,他會非常想念你的,對于因爲一個多得荒謬的價錢而放棄把你買回來的想法
,他根本不會考慮第二次。 ’

'信不信由你,我甚至連絡了法靈頓伯爵。我幾乎和他達成了協定,我保證
你成爲他的女人,就像一個順從的妻子,作爲回報他會給我一大筆令人難以置信
的財産。不過我隨後又想到了你所擁有的那些難以計數的奇珍異寶,包括你從我
這裏偷走的每件事物。 ’

  ‘是的! '勞拉插話道,'你能得到所有這些東西,只需要讓我自由地離開
這裏。我保證,它們都是你的! ’

  ‘哦,不要著急。它們會是我的。 '科特茲笑道,'而且你同樣也會是我的
。 ’

  ‘什幺? ’勞拉問道,不敢相信她的耳朵。

'現在我又改變主意了,我決定把你作爲一個小玩偶留下來。 ’科特茲殘酷
地微笑道,'我突然開始喜歡你了,而且我確信這種感覺是相互的。我會使你成
爲我的完美的小情婦。 ’

  ‘你這個病態的雜種! '勞拉不屑道,'再過一百萬年我也不會向你和你那
種病態的心理屈服的。 ’

'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克羅夫特小姐。你的這種從不屈服和蔑視一切的精
神。 '科特茲微笑道,'我向你保證,親愛的,所有這一切都會改變過來。 ’

勞拉困惑地皺緊眉頭,她的捕獲者最後的聲明令她不解。他的那些話是什幺
意思呢?

'你聽說過秘魯香粉(the Powder of Peru)嗎? ’科
特茲不動聲色地問道,他把手裏的白蘭地和雪茄放到一邊,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小
瓶在勞拉麵前晃了晃,瓶裏細細的粉末銀光閃閃。

'我告訴過你我還研究過催眠術和其他的精神控製藥劑嗎? ’

  勞拉沒有回答。她只是不安地看著科特茲打開瓶蓋,倒了一些銀粉在他的手
心。

  ‘那是……什幺? ’勞拉緊張地問道,聲音有些發顫。

  ‘你的宿命。 '科特茲答道,沒有任何徵兆,他突然將手中的銀粉撒在勞拉
吃驚的臉上,引起她不停的眨眼和咳嗽。

一種迷失方向的感覺立刻沖向勞拉的腦海,這種感覺隨即向她被捆綁的身體
擴散,她感到片刻的緊張,但很快這種感覺便消失了。她重新回複正常,呼吸平
穩,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科特茲,對剛剛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感到困惑。

  ‘你有什幺感覺? ’科特茲問道。

'我不知道……我感覺……發生了什幺事? ’

'我確信你現在非常迷惑不解,我爲什幺那幺做? ’科特茲道。

  勞拉點點頭,她的確非常困惑。

'幾年前,我在秘魯最深的叢林中遇見一位部落的巫師,他給了我這種香粉
用來交換一些小飾物。這是我見過的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東西,我不知道它是如何
發生作用的,但我試了很多次,相信我吧,它從來沒有失效過。 ’

  他到底要做些什幺?勞拉懷疑著。

  ‘從現在開始,勞拉.克羅夫特,無論何時,我讓你做的任何事,你都會毫
不猶豫地照做,你還會感到我想要你做的任何事都是完全正確的。 ’

  ‘那是不可能的。 ’勞拉平靜道。

科特茲咧開嘴笑道:'我想你就會這幺說。 ’

他拿出刀將勞拉手腳上的繩索割斷,然後放開她。她起身坐在床上,揉著自
己的手腕,疑慮地盯著科特茲博士。

'首先,在你那漂亮的腦袋想出什幺主意之前的第一件事,不要試圖逃走,
忘掉它吧。 ’

勞拉的確正在思考著如何逃走,但是突然之間,她的思維混亂起來,爲什幺
她一定想要離開,她困惑著。這種狀況非常奇怪,使她感到頭腦似乎受到了一些
損害。

好吧,她想,來看看事情到底會向什幺方向發展吧,只是等待應該不會有什
幺損失。

'現在仔細聽好了,克羅夫特小姐。 '科特茲開始說道,'我將是唯一你需
要服從的人,我所說的話對你來說就是法律,從這個時候開始,你將成爲我的恭
順的奴隸,你明白嗎? ’

'我……不……這不是……'勞拉試圖抵抗,但是他的聲音淹沒了她,和這
種充滿暗示的聲音戰鬥的嘗試令她突然出現神經緊張的顫抖。

  ‘你對我做了什幺? ’

  ‘回答我,勞拉。 ’

  ‘我……是的……我會服從的。 ’勞拉掙紮著回答道。

她突然發現順從男人的命令帶給她歡快的感覺。她知道這種感覺會令人上瘾
,于是她竭盡全力試圖抵抗它的誘惑。

  ‘誰是你的主人? ’

  ‘唔——! '勞拉縮起身體,用力揉著自己的鬓角,但什幺都沒用了,她找
到了自己的答案——‘你是。 ’

  ‘你將要服從誰? ’

  ‘你。 '勞拉答道,這答案令她感到一絲狂喜。

'你將會變得非常順從聽話,是嗎,勞拉? ’

  ‘嗯……是的。 '勞拉做夢般答道,聽起來非常奇妙。

'你是否感到被我所說的話喚醒。 ’

  ‘是。 '勞拉低聲道,她褐色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科特茲的臉龐。突然間,
逃走的想法變得是那幺的遙遠。她現在開始懷疑自己爲什幺總想要遠離他,他是
如此的……性感。

'無論你做什幺事,都只不過是想令我高興,是這樣嗎? ’

  ‘是的,科特茲博士。 ’勞拉夢呓道。

“只需要告訴我你需要什幺。”她暗自想著。

  ‘幹得不錯,小妞。 ’科特茲微笑道。

這句話曾經激怒過勞拉,但現在卻令她像個女學生一般輕佻,她喜歡這個想
法——成爲他的'小妞',只要他告訴她怎幺做。

  ‘現在,脫光你的衣服。 ’

勞拉立刻動作起來,飛快地脫掉她的長靴和襪子,她的上衣,最後是她的運
動短褲,她需要盡可能地令她的主人滿足。在男人面前赤裸身體原本會使她非常
難堪,但現在卻帶給她興奮刺激的感覺。她深切地期待她的主人喜歡看她一絲不
挂的身體,而且她還盡其可能地擺出一副端莊的姿勢,以更好地挑起他對她的慾
望。

當她看見他開始脫他自己的衣服時,她的心跳得更加快了。終于,他上了床
來到她的身邊,她幾乎無法控制自己,身體在不停地顫抖,她在期待著……

'你想要做什幺讓我高興的事嗎,勞拉? ’科特茲躺在舒適的床上問道。

  ‘無論什幺事都行,我的主人。 ’勞拉迅速回答道。她已經想出上百種她想
讓他做的事了,但更重要的是他想要什幺。

  ‘回答的非常好。 '科特茲道,'現在正式成爲我的性奴,用嘴含住我的肉
棒開始工作吧。 ’

  ‘謝謝你! '勞拉充滿感激地大聲道,臉上挂滿笑容。然後她迅速俯身將頭
湊到科特茲的雙腿之間,將他的肉棒含進她火熱而渴望的嘴裏。

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裏,科特茲任憑勞拉使出渾身解數侍候他的肉棒——吻
、舔、吸……她充滿愛意地讓他服務,用舌頭圍繞他的龜頭來迴旋轉,用手輕輕
愛撫他的睪丸,用嘴啧啧有聲地吸吮他的肉棒,並發出熱情而含混的呻吟。

當她將他送上快樂的頂峰時,他抓住她的頭在她的嘴裏噴射出來,精液直接
湧入她的咽喉,她心情迫切地將它們通通咽了進去,知道這樣會使他更加高興。

科特茲心滿意足地歎息著,把勞拉的頭拉了起來,有些失望的她溫柔地呻吟
著——她還需要他的肉棒,如果他發出命令,她會吸吮它數個小時。

'我令你高興了嗎,科特茲博士? ’勞拉問道,她需要男人的認可。

'是的,你這個小蕩婦,你的口交技巧非常出色。 ’科特茲道,有點陶醉—
—他徹底征服了勞拉,'現在繼續你的性奴工作吧,騎到我身上來吧,我想要更
加淫蕩刺激的花樣。 ’

勞拉發出渴望的嗚咽聲,他淫蕩的話語和想法令她全身融化。她匆忙跨騎在
科特茲身上,他那根一直堅挺的肉棒立刻填滿她早已淫水氾濫的肉洞,溫暖濕滑
的肉壁緊緊包裹住它,這種肉體之間火熱的磨擦令她狂喜地尖叫起來

科特茲揚起上身抓住她上下跳動的巨大乳房擠捏著、吸吮著,偶爾會用力拍
打她緊繃的屁股以驅使她更加努力的動作。

'等我操完你之後,你就會帶我去你的莊園,並將你的那一點財産全部轉到
我的名下,是嗎,勞拉? '科特茲拐彎抹角道,他知道到了那時他將完完全全地
擁有勞拉。

  ‘唔——哦——!是的! ’勞拉尖叫道,‘它是你的!啊——哈!都是你的
! ’

  ‘不錯,小妞。 '科特茲微笑道,隨後的幾個小時裏他粗暴地姦淫著勞拉.
克羅夫特——這是一個漂亮的女奴,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胴體,可以滿足他所有
的淫欲,簡直太美妙了。從現在起,勞拉將成爲他私人的財富獵手和性交奴隸,
而且在他們兩人之間還有許多有趣的事情要做。





-----全文完-----

中国老熟妇拍自拍视频在线观看